伪基文库:吉米的爱情故事

来自伪基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伪基文库:吉米的爱情故事[1]

这个条目

是一个从英语版翻译过来的项目。


这是中文翻译版,请顺便多加一些恶搞到炸掉的添加物。
Jimbo Mills Boon

吉米的爱情故事[2]

[编辑] 章节

[编辑] 1: 办公室

我忍不住了。当我看到她,我只能咬紧牙齿,握紧拳头,克制住那句即将脱口而出的呐喊“我爱你!”我简直要咬下我的舌头,有时直到出血,否则我会失去控制,爱抚她、吻她,直到世界的终结。她是那么地美丽,不是那种芭比娃娃的样子,她美得恰如其分。那些娃娃着装打扮起来并喷绘,看上去能很像她。但她不需要那些[3],她的美是与生俱来的。

伪尔士先生,有人造访。”我的秘书说道。我告诉她让她进来,我早就知道那是谁了。我让她到我办公室来谈话。不是关于工作或者什么别的,就是……谈话而已。我知道这样做违反办公室的规定,但我仅仅是想再见到她。那灿烂,纯真的笑容,天真的大眼睛,似乎正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个世界。她的身躯娇小柔弱,仿佛一阵微风就能打碎的一朵玻璃玫瑰。我永远无法不去想她,永远。她一直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一声敲门声。

“请进,维基娘。”

我能看到她的嘴唇微动,露出含蓄的笑容,她优雅地坐在了我对面。她坐在那儿,那么安详,她的双手交叉放在她的大腿上,如同两只熟睡的天鹅,脖子依偎在恋人的怀抱。我看见她的脚紧张地来回移动,背部因紧张而僵直。但她仍然比我印象中更美。我盯着她好一会儿,陶醉在她犹如沙漏的腰身,柔软而几乎成熟的身体。

“伪……伪尔士先生?您要见我?”

她的话使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呃……啊……我是要见你,”我紧张得开始结巴,“我是说……啊……嗯……是,我要见你——我是说和你谈话。”她微笑着看着紧张地说话的我,但我知道她和我一样紧张。“我的意思是……是叫我吉米,吉米·伪尔士。不用叫我伪尔士先生了。”

她再次露出安详的微笑,一绺蓝色长发从她眼前滑落。她轻轻将它拂回原位。

“维基娘,我请你来我的办公室是因为我想告诉你我啊——[4]”我握紧拳头,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缓和下来。“我是说,我想问你能不能……你能不能和我共进晚餐。”我成功了,我确确实实问了她,问她是否愿意与我共进晚餐,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居然做到了。场面沉默了片刻,我几乎可以通过她清澈的眼睛看出她的想法。我屏住呼吸等待她的答案,时间似乎静止了。

然后她甜美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我愿意。”我心跳加速,不知该说什么。为了我和维基娘的约会我简直要狂跳狂叫上几个小时,如果我没有将我的拳头握得那么紧,我发白的指关节几乎清晰可见。短暂的疼痛让我回过神来。

“我……呃……”我结结巴巴地说,“我很高兴,我让……呃……我让我的秘书去安排,好吗?”

“好。”

她轻盈地从她的椅子站起身向门口走去[5],当她走动时她纤细的身体微微摇曳。当她离开房间,我忍不住欢呼道“耶!”就在短短几小时后,我们开始了我们的第一次约会。

[编辑] 2: 约会

Wikipe-tan at Sai Kung Waterfront, Sai Kung, Hong Kong

维基娘与吉米‧伪尔士在香港的约会

“你……你看上去美得惊人。”我目瞪口呆,充满敬畏地盯着她,这是我唯一所能结结巴巴地对她说的话。花纹错综复杂的丝质和服在她身上显得有些紧,凸显出她成熟的曲线。她微微笑了笑。

“谢谢你,伪尔士先生。”她答道。

“我们不必这样客套,维基娘,叫我吉米。”

“好……好的,吉米。”

我无法将我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她是如此美丽,如此耀眼动人。她深红色的口红在她的嘴唇上闪烁着,如灯塔吸引船舶一般吸引着我。我几乎想到桌子对面吻她,尽了我所有的意志力才勉强克制住自己。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真的在与维基娘共进晚餐。我觉得我快要疯了,我想抚摸她,去感受她倚在我怀里的那苗条的身体,永远抱着她,让她知道在我的怀里是安全的,我永远不会放手。我轻轻地用指尖抚摸着她,从头到背,从上到下,轻轻地挠着她娇嫩的身体。

我突然震惊了一下,我究竟在想什么?我需要喝一杯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将手伸向我的酒杯,但我的手突然碰到了什么。是维基娘的手,她正握着酒杯。

“哦,对不起!”我连忙道歉。

她再次咧开嘴笑了笑,我意识到我还没有将我的手从她的手上拿开。我赶紧放开手,把手放在腿上,而她开始呵呵笑:“没关系的。”我也笑了。我们两个人开怀大笑,我感觉我们之间的紧张逐渐减退,气氛缓和了下来。

“我想了解你,维基娘。我想让你向我介绍你自己,你讨厌什么,喜欢什么。我只是想了解你。”我对她说。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她轻轻地说,“我只是这座城市中一个普通的女孩,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不这么想,”我说,“我……我觉得你非常特别,维基娘。我觉得你和其他女孩身上有许多不同,我……”我停顿了一下,思考着该说什么,“我喜欢这样。”

“谢谢你,伪……吉米。我……”她低下头,脸红地说,“我觉得你也很特别。”

我把我的手放回桌上,慢慢地抬起伸向她的手。她的肌肤柔软,有着柔和的触感,她的手纤巧而娇嫩。当我的手放在她手上时,她笑了。我感觉到我们之间似乎产生了某种联系。

“我觉得你很美,维基娘,我已经……”我叹了口气,眼睛尴尬地望向别处。 “我已经想了很久了。”

“谢谢你……”她又脸红了,拂去一绺蓝发。“我……我不像你说的那么好。”

“你很少被人称赞吗?”我问。

“不……”她说,“你是第一个。”她对我笑笑,但当她意识到她的话中带着双关时,眼睛一下睁大了。“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你是第一个夸我长得漂亮的人!”她赶紧喊道。

我微微一笑,回头看着她:“你也是我的第一次。”

“什么意思?”她疑惑地问。

“第一个被我称赞美丽的女孩。”

[编辑] 3: 维基娘的家

Jimbo and Wikipe-tan

吉米‧伪尔士和他的爱人维基娘,来自个人相册

“这是我住的地方,”她告诉我,她的手仍然紧握着我的手。“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间小公寓。你想进来看看吗?”

我简直不敢相信,维基娘竟然让我进她的屋子。我兴奋地轻轻握了握她的手,点了点头“我——我很乐意。”我和她走进了那间老房子,手牵着手走上她住的公寓的楼梯。她打开门,我们便进去了。我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墙上挂着的许多绘制精美的动漫卷轴。

“我的理想是当漫画家[6]。”她羞涩地说。我走上前看她的一幅画,一个手持武士刀身着红色长袍的勇士正杀出敌阵。在画的角落我看到了日语“犬夜叉”。

“这是犬夜叉吗?”我问她。

她羞怯地点头,“是的。”她尖声说。

“太……了不起了,”我倒吸一口冷气,“你为什么从没告诉过别人你的绘画天分?”

她尴尬地凝视着她的脚:“我不认为有人会在乎……”我走向她,用手指穿过她的头发,将她抱我的胸前。我不知道她是否希望这样,但她没有反抗。她也抱着我,凝视着我的眼睛。我不清楚我的目光在她的眼睛上停留了多久,却感觉到了永恒的幸福。

“它们不是蓝色的。”我说。

“什——什么?”

“你的眼睛,不是蓝色的。”我停顿了一下,又看了看它们。“它们……它们是蓝宝石色。”

她笑了,当时我以为她要说些什么,但后来我感觉到她更加靠紧我。她将她柔软的,天使般的嘴唇贴向我的唇,我感到一股电流穿过我的身体。我紧紧地搂着她,她柔弱的身体紧紧地扣着我,我用我的嘴去感受她天鹅绒般的双唇。

“我……我有件事想告诉你。”维基娘轻声说。没等我回答,她抓住我的手,带着我穿过她的公寓,直到我们到了她的卧室。她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将她压在身下。我能感觉到我充血的家伙抬起,热度瞬间上升。她再一次吻了我,在我耳边轻声说:“我……我想要你做我的第一次。”

“我也要你。”

[编辑] 4: 结局

我紧紧地拥抱着她,在她的床单遮盖之下。我不知道她是否还醒着。我的手指在她的背上上下游动,倾听着她温柔而有节奏的呼吸,看着她丰满的胸部随着呼吸上下移动起伏。我闻着她柔软的蓝色头发,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我爱你,维基娘。”我小声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被在午夜空气中回响的蟋蟀的鸣叫声所掩盖。她在我的怀里扭动了一下,被子沙沙作响,然后她回头看我。她吻了我的下巴,轻轻的把她的手放在我赤裸的胸前。

“我也爱你……”她低声说道。我微笑了一下。

“我……我从很久以前就想告诉你了。”我对她说。

“我也是。”她的眼睛缓缓闭上,呼吸慢了下来。我将她抱在我的胸前,在她睡着之前最后一次亲吻她。

“我爱你,维基娘。”我再一次低声说,然后便和她一起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编辑] 译注

  1. 原标题很长,这里采取意译。
  2. Mills & Boon,英国著名言情小说出版商。
  3. 原文为shit,意为狗屎一样的东西。
  4. “爱”字说了一半。
  5. 原文疑似拼写错误,译者自行发挥。
  6. 原文为日文,意为专门负责画而不写剧本的漫画家。

[编辑] 参见

个人工具
其他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