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阿叔

来自伪基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60Bouncywikilogo small.gif
为了那些喝认真魔人奶水长大,使得幽默感退化的人们,维基百科有一个主题关于:陈乙东
Evchk.png
为了照顾那些幽默感退化香港人香港网络大典有一个主题关于:陳乙東
巴士阿叔
[[File:100469254.jpg|150px]]
基本资料
本名 陈乙东
别号 巴士阿叔、巴士判官
出身地区 中国香港
活动范围 香港
所属团体 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亲属或关系人
祖宗: 贾雨村

“再骂一句屌你老母,就送你去赶羚羊

- 巴士懦夫对巴士阿叔的想法


“我有压力,你有压力,你做咩要挑衅我呀?”

- 巴士阿叔对巴士懦夫的呛声


“该解决了咩”

- 观众对巴士阿叔的建议


“未解决!未解决!未解决!”

- 巴士阿叔对事件的整体态度


巴士阿叔,又称巴士判官,本名陈乙东贾雨村的后代。早年于呆丸求学期间疑似曾师承送七粒,故据传还有个分身为足球队员、足球运动评论员及艺人,名曰林尚义
不过,关于分身之说目前没有人可以证实。

[编辑] 生平

2f443 a cover.jpg

巴士阿叔的娱乐生活

Uncle Bus Magazine.jpg

巴士阿叔的苦闷

Appledaily Uncle Bus.jpg

巴士阿叔的政治理想

[编辑] 幼年时期

巴士阿叔家中有六个兄弟姊妹,家里开的是中药铺。不过据传巴士阿叔出生时曾罹患脑膜炎,直至六岁才痊愈,因此疑似得病过久而脑残
所以,在读小学之时常与同学打架而老被记大过,小学一共换了三间才毕业。

[编辑] 留学外地

据说巴士阿叔曾周游列国游学,并且曾经在呆丸的中国萌化大学附属专科学校学过跳舞,也分别在澳洲雪梨及德国慕尼黑分别留过学。甚至于在比利时也有他求学的行踪,据传还获得两个大学院士及一个硕士学位。
不过,这些学历的真假,至今没有人能确定。

[编辑] 人生起伏

据传巴士阿叔精通四国语言,曾经在比利时为国王翻译中文旅游指南,而获得国王的嘉许。而且又写了政治改革方案呈给当时的港督而获得称赞。
但是,如此受到重用的人,为什么到最后会沦落为无产阶级,这一点同样没有人能解释。
不过,唯一确定受到重用的职位是担任香港有名的牛排餐厅爬王之王担任公关。不过,因为餐厅老板娘受不了巴士阿叔过于脑残而不时惹出腥闻,而毅然将他给炒了。

[编辑] 参加政治

[编辑] 参选特首

1996年、2002年、2005年、2007年的香港特首选举,巴士阿叔皆领表表示参加。不过,每次因为没有人要支持他而通通在正式登记前就被淘汰。

[编辑] 香港利法会补选

对政治有热情理想的巴士阿叔在2007年宣布要参选香港利法会香港岛补选,不过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个无产阶级也同样没有人要支持他,使得他后来因为缴不出报名费而又遭淘汰。

[编辑] 参加红衣军

2006年9月凯达格兰临时共和国第二共和宣布建国,巴士阿叔兴致匆匆从香港搭飞机到台湾表示要参加红衣军并入籍凯达格兰临时共和国
不过据说在正式申请入籍前突然脑残发作决定改支持扁扁,并表示凯达格兰临时共和国是骗钱的国家。后来,欲向股神献媚遭拒,又在台北火车站南二门与红衣军大打PK赛。
结果到台湾一游除了让台湾人见识到巴士阿叔到底有多脑残之外,完全一无所获。

[编辑] 自封台湾特首

巴士阿叔四次想竞选香港特首都因为没有人要支持他而被淘汰,而且到台湾一游原本要入籍凯达格兰临时共和国又因为脑残发作而反悔改支持扁扁,但又得不到扁扁冥烬党犯绿乡民的关爱。
于是巴士阿叔决定自封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省囧统特首,并宣布参加2008年囧统选举与小马哥肠停兄一较长短。
不过,疑似又是因为没有人要支持他,使得他到现在仍然没钱到台湾登记参选。目前只能在他自己的博客自封头衔过干瘾。

[编辑] 巴士判官事件

香港語認知需求.jpg
粤语注意!

本文的粤语部分属于笑点,看不到的话是你个人的问题
以下是你可以做的事:

7ac5a7f5aa.gif

巴士阿叔在教育巴士懦夫

60Bouncywikilogo small.gif
为了照顾那些幽默感退化的人们,维基百科有一个主题关于:巴士阿叔事件
Evchk.png
为了照顾那些幽默感退化香港人香港网络大典有一个主题关于:巴士阿叔事件
Baidu.png
为了那些喝共惨主义的奶水以及吃河蟹长大,使得被垃圾洗脑的人们,百毒百科有一个主题关于:巴士判官
X尚義聲線高壓呀叔搭巴士途中問候後生仔05:59

X尚義聲線高壓呀叔搭巴士途中問候後生仔

这是一段巴士阿叔教育巴士懦夫社会道理的温馨对话,因为内容欲叫娱乐而荣获香港茎像奖最佳妓录片奖,深获香港乡民好评。
视频对话对白如下。



巴士阿叔陈乙东简称阿叔,巴士懦夫Elvis简称懦夫
阿叔: 即刻落車,唔好,唔好係架車度!  
(马上下车,不要,不要在车上!)
懦夫:冇需要。
(不需要。)
阿叔: 你冇需要你拍我膊頭?我講電話你......
(你不需要你拍我肩膀?我在讲电话,你......)
懦夫: 老闆......
(老板......)
阿叔:喂唔好講老闆啊,公平架,我唔識你你唔識我,點解......你要......咁樣做?點解你要咁做丫?
(喂,不要说老板啊,公平的,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为甚么......你要......这样做?为甚么你要这样做呀?)
阿叔: 喂,每個人係社會有壓力,你依家你做D唔公平既野我係咪要同你傾偈呀? 
(喂,每个人在社会都有压力,你现在做些不公平的东西是不是要跟你聊聊?)
懦夫: 我覺得你咁樣唔係同我傾計。
(我觉得你的这样不是跟我聊天。)
阿叔: 我係同你傾偈有冇掂你呀!?
(我是跟你聊聊,有没有碰你!?)
懦夫: 你想我点样丫? 
(你想要我怎样?)
阿叔: 我想你點?你同我道歉! 
(我想要你怎样?你跟我道歉!)
懦夫: 哦,唔好意思。 
(哦,不好意思。)
阿叔: 做咩唔好意思呀,係我岩定你岩? 
(干吗不好意思啊,是我对还是你对?)
懦夫: 你想囉彩姐。 
(你想逞威吧。)
阿叔: 吓? 
(啊?)
懦夫: 你想囉彩姐,唔好意思呀老闆。
(你想逞威吧,不好意思啊老板。)
阿叔: 我唔係囉彩!
(我不是想逞威!)
懦夫: 你想囉彩既姐。 
(你想逞威罢了。)
阿叔:喂嗱第一,而家你講電話我冇出聲,(青年把手放在旁边座位的顶上)你做咩要......要話我大聲?我好簡單丫,我冇騷擾你,岩唔岩啊?即係點樣?
(第一,现在是你讲电话我没作声,你干吗要,要说我大声,我很简单啊,我没骚扰你,对不对啊?)
数秒沉默。
阿叔:即係點樣?
(这是怎样?)
懦夫: 冇事發生囉,就係咁簡單。
(没事发生吧,就是这么简单。)
阿叔: 你有咩事發生丫?即係你想點,唔係嗱,我,我就想同你解決。
(你有甚么事发生呀?即是你想怎样,噢,不,我,我就想跟你解决。)
懦夫: 事情解決咗,就係咁簡單。
(事情解决了,就是这么简单。)
阿叔: 未解決!
(未解決。)
懦夫: 解決咗。
(解決了。)
阿叔: 未解決!
(未解決。)
懦夫: 解決咗。
(解決了。)
阿叔: 未解決!
(未解決。)
阿叔: 大家出黎解決咗佢丫,簡單,你講電話我有冇話你?你話我咩先?
(大家这是解决了它吧,简单,你讲电话我没说你,你说我甚么?)
懦夫: 大聲囉,騷擾到人!
(太大声啰,吵到别人!)
阿叔: 喂,你夠講電話我有冇話你大聲騷擾到人呀?大家都係講電話啫,講電話一定有聲,但係你呢,把聲呢,大家都一樣咁架嘞,係呀,我有冇話你啊?點呀你!?
(喂,你也聊电话我有没有说你很大声会吵到人啊?大家也是讲电话,讲电话一定有声的嘛,但是,但是你这声线大家也是一样的,对呀,我有没有说你啊?你怎样啊!?)
阿叔: 你好好打咩你!屌你老母!
(你很能打吗你?干你老母!)
阿叔: 你係咪好好打先!?
(你是不是很会打架!?)
阿叔: 我有壓力,你有壓力,你做咩挑釁我啊!
(我有压力,你有压力,你干啥挑衅我啊!)
懦夫: 唔好意思囉......
(那不好意思的啰。)
阿叔: 咩唔好意思呀,你道歉丫!
(甚么不好意思?你道歉啊!)
懦夫: 對唔住囉。
(那对不起的啰。)
阿叔: 大聲D!
(大声一点。)
懦夫: (小聲地)係咁多。
(就这样。)
阿叔: 嗱以後唔好喇下,警告你呀下!
(以后不要了,警告你啊。)
阿叔: 攞隻手唻丫!
(握手来吧!)
懦夫: 唔需要。
(不需要。)
阿叔: 唔需要即係點呀,唔妥呀?
(不需要这是怎样,不满意吗?)
懦夫: 我道歉咗。
(我道歉了。)
阿叔: 你道歉咗咪揸手囉,道歉唔揸手做咩呀?
(你了道歉便握手了吧,道歉不握手干吗?)
懦夫: 唔需要嘞。
(不需要啦。)
阿叔: 做咩唔需要呀?唔揸手即係未掂!
(干吗不需要啊?不握手就是还没妥当。)
懦夫: 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
阿叔: 唔揸手即係未掂啦,未掂咁即係要搞到掂啦要,係唔係啊?我講電話你騷擾我,你講電話我有冇騷擾你啊?屌!我已經一把火架嘞,我頭先......你拍我膊頭做乜撚野啊?屌你老母!
(不握手即是还好了,未好就是要弄到好吧,是不是呀?我讲电话你骚扰我,你讲电话我有没骚扰你啊。干!我已经一肚火了,你刚才拍我肩头干什么鸟东西啊?干你老母!)
阿叔: 喂!你道歉咗,揸......揸揸手唔揸,吓,未解決喎!
(喂!你道歉了,握,握握手不握,哪,未解决吧!)
懦夫: 好,我順下你,順下你意。
(好,我顺一下你,顺你的意思。)
阿叔: 好,嗱,我話比你聽,以後唔好。
(好,喂,我告诉你以后不要。)
阿叔: 嗱第二個就dup你架喇,話比你聽。
(嗯,别人就揍你,我告诉给你知道。)
懦夫: 有緣我地會再見,或者會碰頭。
(有缘我们会再见,或者会碰头呢。)
阿叔: 有緣碰頭。
(有缘碰头。)
阿叔: 嗱以後唔好。
(嗯,以后不要。)
阿叔: 唔好再騷擾我,又唔好騷擾你,ok?我地大家有壓力,好唔好啊?
(不好再骚扰我我不好打扰你OK?我们大家都有压力,好不好啊?)
懦夫: 好啊。
(好啊。)
阿叔: 你想隻dup呢就隨時。
(你想单挑/PK就随时。)
懦夫: 唔需要。
(不需要)
阿叔: 唔需要算數!
(没有需要,算了。)
懦夫: 君子動口不動手。
(君子动口不动手。)
阿叔: 唔係呀,你動口你都好撚麻煩啊!你拍我膊頭啊,我話比你聽,我講電話。
(不是啊,你动口你都很他妈的麻烦,你拍我的肩膀啊我告诉你,我讲电话时。)
懦夫: 唔通我拍你個頭咩?
(难道我拍你的头吗?)
阿叔: 你拍我膊頭,咩,你道咗歉,冇問題。不過呢你,你拍我膊頭呢即係呢你......你騷擾我,我未騷擾你丫嘛,我先至屌你老母丫嘛,岩唔岩呀?
(你拍我的肩膀,干,你刚才道了歉,没问题,但是你拍我的肩膀就即是你骚扰我,我没有骚扰你的嘛,我才会干你老母。)
阿叔: 嗱大家算數呀下。
(嗯,大家算了。)
懦夫: 不過娘親唔好囉黎戰啦。
(但是娘亲不要拿来干啦)
阿叔: 娘親唔屌,屌邊個呀?我屌你老母我條嘢係唔係響你娘親嗰度丫?而家我......我......即係中國粗口,我鍾意屌。
(你干不干,干谁啊?我赶羚羊|干你老母的,我那话儿在你娘那里吗?我…我这是中国的脏话,我就喜欢干。)
懦夫: 係咁多?
(就这样?)
阿叔: 我條嘢唔係響你娘親嗰度。
(我那话儿又不是在你娘那里。)
懦夫: 係咁多,警告你!
(就这样,警告你!)
阿叔: 你警告我乜嘢呀?老友,而家你重警告我,揸咗手你警告我?即係點先?
(你警告我甚么啊?老兄,现在你还警告我。握了手你警告我,是甚么意思?)
懦夫: 事情已經解決咗。
(事情已经解决了。)
阿叔: 解決咁你又警告我咩啫?我好大壓力,我依家想話練過,你解決...你話解決咗你又......又警告我咩啫?
(解决你又警告我什么?我很大压力想跟你拼过。你解决...你说解决了你又......又警告我什么?)
阿叔: 何必呢啱唔啱啊?阿老友?無謂架,大家,啱唔啱呀?大家都揸咗手。
(何必呢,对不对啊。老兄,无谓的,大家,对不对啊,大家都握了手。)
懦夫: 我話你知,呢啲係我地兩個人嘅事,唔好搬人出黎。
(我告诉你,这些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不要搬家人出来。)
阿叔: 搬人出黎就搬人出黎,你鍾意屌就屌我鍾意屌就屌,屌人呢,就唔係...唔...冇害既, 屌丫屌丫屌,屌!打你兩鎚咩?
(搬人家出来就搬人家出来。你喜欢干就干,我喜欢干就干。干人嘛,就不是...就...没有害的。干呀,干等如揍你两拳吗?)
阿叔: 啱唔啱啊?咁你解決咗就解決咗,唔好警告我。你警告我做咩呀?警告我我唔撚驚。我好撚大壓力,你知唔知呀?
(对不对吗?那解决了就解决了,不要警告我,你警告我干吗?警告我我不他妈的怕?我他妈的很大压力啊。你知道没有?)
阿叔:你明白未呀?你唔好警告!算數!明白未呀?你警告我即係未搞掂。大家算數呀,揸左手,好唔好呀?
(你明白没有呀?你别警告,算了!明白没有?你警告我就是没解决,大家算了,握了手,好不吗?)
懦夫: 得喇,唔想再同你講咁多野。
(行了,不想再跟你谈。)

[编辑] 外部连结

个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