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祥如

来自伪基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死妈

对于死妈人说的话

注意,死妈人出没
本文的内容有关死妈人

警告!对于死妈人必需要注意的事:

  1. 清明节要给他妈妈扫墓
  2. 焊死他妈妈的棺材板
  3. 把他爸爸日了
恶俗维基

恶俗伪基入侵!

恶俗入侵!
本文的内容经过恶俗人士审查

为了拯救已经死绝了的恶俗维基,伪大的伪基人决定发布一些符合恶俗的条目

  1. 本条目非常非常恶俗
  2. 本条目由于过于恶俗导致内容很脑残
张祥如
霹雳贝贝
基本资料
本名 张祥如
别号 贝贝,死妈人,南阳傻逼
出身地区 南阳大剧院
活动范围 贴吧Bilibili
所属团体 傻批
亲属或关系人
敖朋友,神秘人,女装孙子,老虎贝贝,叶俊硕,王瑞雅

“我的作品个个都是镇站之宝”

- 张祥如普通人放的黑屁


“这人死妈!”

- 恶俗人士张祥如的评论


“这人死妈!”

- 贴吧用户张祥如的评论


“这人死妈!”

- B站用户张祥如的评论


本条目取自早已不复存在的恶俗wiki,搬运是为了延续知识


张祥如,昵称老虎贝贝。2003年04月8日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先后进入南阳十二小、南阳十三中、恶俗群接受义务教育,然后被虽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的恶俗维基给人肉。qq号528459892,百度ID为121hjh44。痴迷于猫里奥。自称保持猫里奥3及6代的世界纪录,尽管没有任何官方证明。 原本恶俗人士并未获取张祥如的真名,故使用假名“张俊超”对其进行调研。然而贝贝实在是太聪明了,不仅没有无视反而认为其盈利之路会受到这个假名的拖累,频繁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删除词条。其间,张祥如为表明自己不是张俊超,透露自己叫“张相如”。当恶俗人士要求张祥如提供户口本照片证明身份时,张祥如却支支吾吾,一再找理由转移话题。其后张祥如认为恶俗人士无法进行身份校对,有恃无恐直接公布了自己的身份证号411303200304080134。 可笑的是,当恶俗特务以“被迫害的前站长侯长溪”名义与之交涉,贝贝竟然轻信特务而主动提供了大量有效数据,尤其是其为盈利而录制的袅袅UTAU音源署名处赫然写着“张祥如”三字。恶俗人士通过一系列迫真自演成功让贝贝怒而“为侯长溪鸣冤”,验证了数据的真实性。 后来经过调研发现:人人网与朋友网上均存在名为张祥如的南阳人,其中朋友网账户相册的内容更是与张祥如QQ空间内容完全一致。足以证明张祥如空穴来风的黑屁本领自始至终都未曾停止,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说谎废物。 由于张祥如曾在群内明确表示自己千古,故恶俗wiki认为其已实质死亡。可怜的孩子,上帝一定会宽恕一个仅仅12岁就满嘴黑屁谎话连篇的死妈废物,愿你跟自己的婊子妈在天国团聚。 欢迎你们拨打南阳国妓热线18338171326和13838794566,聊累了就直接睡觉,没问题的。

[编辑] 事迹

裂变大师
张祥如平日爱好制作大量垃圾猫里奥视频并频繁自称打破世界纪录,然而他既不知道如何向TASV投稿,也不知道自己的视频就连TASV的最低标准都达不到。由于出名速度不是特别理想,聪明的张祥如干脆锁定了一位技术高强的玩家,不仅直接剽窃了他的视频,甚至还对其频繁私信骚扰。可见此时其已经拥有不小的脑残潜质。由于张祥如频繁发布垃圾水贴且觊觎权限已久,爆出了“快让我当吧主,吧主迟早要更新换代的”“我当吧主了,每个人送一个原版windows 8.1 你当吧主送什么?”等弱智发言,张祥如终被catmario吧驱逐。
张祥如最终放弃,锁定更容易裂变的猫里奥吧,建立大量小号将前吧主wwy006投诉下位,并使用版本相当落后的沧海工具试图对其进行出道,尽管肉出来的数据全是假的。更为无耻的是,贝贝擅自给wwy006设置了小吧主位置,以满足其极其膨胀的键盘虚荣心。
此外,张祥如在向恶俗人士黑屁的过程中屡次贴出意义不明的猫里奥截图试图证明自己“比别人强”,似乎坚信自身可以依靠这门精英技术爬到社会顶层。


制作视频
2015年10月11日,张祥如染指DSSQ,制作了一个质量极其低劣的垃圾鬼畜视频上传到b站,但并没有引起注意。但就在四天后,张祥如再次上传一个制作水准毫无改进的视频并自称“这次我就不自称新人了,因为制作水平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准”。因其低劣的视频质量而受到部分人士的注意。

而在10月17日这天,张祥如发布了视频【葛平】南都之夜[1]并称“制作水平可以达到全站顶尖水平”,因其质量的低劣和张祥如自夸的反差之大而瞬间引爆评论区。而闯了祸的张祥如仍然在评论区里恬不知耻的称“我做的每个视频都是镇站之宝”。遭到攻击后迅速隐藏每一个对自己不利的言论(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

2015年10月22日夜,张祥如因不明原因重新发布先前受到精神污染而自我削除的投稿,并宣布要做镇站之宝永动机,给视频打上了海量奇妙深刻的tag。可见其自信心已大幅恢复至全站顶尖水平。


电脑黑屁
张祥如在Windows吧发布所谓“猫里奥windows8.1GHOST-全球最好的ghost![4]”张祥如宣称他的盗版系统会“让大家改变对ghost的认识”“做一个超过windows的ghost”,似乎并未意识到Ghost只是个数据备份与管理工具。在被指出Windows吧禁止发布Ghost盗版系统之后,张祥如爆出一句“系统没有正版盗版之分”,因而成为众矢之的。聪明的张祥如第一次使用了选择性失明,且为排除异己逐渐开始骚扰其他使用Ghost制作盗版系统的人士。

由于张祥如的电脑只有2GRAM,测试Win10效果并不理想,因而得出了Millennium Edition>XP>Win8.1>Win10的世界级结论。张祥如在贴吧大肆宣扬倒行逆施的信息技术黑屁,如:

“xp这么好的系统都会出问题?”
“win10是世界上最差的系统谁叫你装的”
“很多骂ME的人都是道听途说,me才是最好的系统”
“msdn也是盗版几乎我国没人装正版”
然而,他现在在用32位版Win10。


成为硬汉
成为靶子的张祥如被拉入一个恶俗群里进行调研。由于其空间并未设置任何访问权限,其大量照片和昵称“贝贝”连同海量毫无逻辑的说说言论迅速被恶俗人士获取并不断复读。很快他便在短短28分钟内四进四出,直接打破了叶惠隆的记录。后恶俗人士利用讨论组的强制邀请继续进行了两天两夜的精神污染。
整个调研过程中,张祥如完成了以下壮举:
不断刷屏辱骂贝贝以证明自己不是贝贝,甚至指着自己的照片说“这人是傻逼”、“这人死妈”;
后认怂改称“我六年前是贝贝”,然而这批照片是于2010年拍摄的;
使用大量空格和你妈死了刷屏,同时要求恶俗人士停止刷屏,一度展现义务教育阶段下初中生应有的素质;
一转攻势开始辱骂叶惠隆,把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当短剑牌用,试图让恶俗人士转移目标;
一度认怂,自觉削除了以往所投的垃圾视频,并承认“我称为镇站之宝只是当时我是新人想火”;
反复求饶,表示“你们不要再骂我了”;
恢复自信后宣称自己是“世界上第一个用拍大师做鬼畜的人”,“所有人都是跟风骂我”,一瞬从怂货变回硬汉;
至少完成了114进514出;
最终,张祥如在一串由数个“啊”构成的喊叫中裂变并回归虚无,拉黑了部分邀请他进组的特务,成为了史无前例的硬汉。
在短暂回归虚无后,张祥如突然主动加群,并发送跟小号自我聊天的截图以证明自己不是自己,很快又被特务拉进讨论组继续表演小品《出群留学》。


爆破恶俗wiki
张祥如被精神污染之后,扬言要黑掉一些恶俗人士的电脑。由于受到敖朋友的技术和语法支援,张祥如突然实力宣布要在周末直接干烂恶俗wiki,自己再创立一个更专业的恶俗百科来批斗一切反感他的人。然而恶俗wiki尚未发现任何试图通过SSH获取权限的异常行为。只有不会使用代理的张祥如在每天运营商分配新ip后出现并使用随机污染技能:
随机以数串“啊”或“恶俗人士死全家”等学前班水平辱骂对未保护词条进行篡改。
随机建立大量“张祥如”同音字词条,内容是颇为滑稽的学前班水平自我炒作,然后导向各种传送门页面混淆视听。
建立大量晦涩难懂的新词条,然后被批量删除。
张祥如爆破未果,转而宣布使用巨婴特有的人肉机“人肉恶俗百科站长”,随即回归虚无。大约3小时后,其在讨论组以一句“恶俗wiki创始人叫侯长溪”粉墨登场,似乎成功肉出了恶俗wiki站长的真名,并视为救命稻草高速辱骂刷屏,整个讨论组顿时沉浸在喜庆的氛围中,颇为滑稽。
张祥如最终选择去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请求黑客技术支援。在晒出举报成功的返信截图后不到10秒,聪明的贝贝立刻发现自己的昵称也在上面,旋即补充“我不是老虎贝贝”。这条消息抵达服务器的速度比他发的截图还快。
虽然张祥如仍然不时新建垃圾账号与垃圾词条以期对恶俗wiki产生骚扰,然而恶俗wiki管理员拥有批量删除/隐藏与回档等简易反垃圾措施,故收效甚微。
经历了长达一整年的骚扰,恶俗wiki站依旧毫无损失,而张祥如从什么数据都没有到现在证件照片手机号曾用密码身高连带着一堆字迹发狂的试卷和全年级同学姓名全数泄露。


疯狂回归
10月24日,张祥如开发了短时间内频繁主动加群/退群的骚扰策略。由于该策略违反人体工程学且收效甚微,穷途末路的贝贝于同日使用秘奥义·选择性失明,逐一单向屏蔽恶俗人士,从此坠入永恒的虚无之中。不幸的是,早在张祥如加群骚扰时群主便误设置了不再接收他的加群请求,贝贝实际上又败得肝脑涂地。
2015年10月27日夜,张祥如疯狂回归,联系了10位以上自称是恶俗wiki管理员的恶俗人士并要求删除该条目,理由为“90%的内容都是错的”。张祥如先是以弱智级的猫里奥bug作为交易条件并称“就不收费了”,足以凸显其盈利野心。招致嘲笑后其突然改称“不用删了”,“这是扰乱他们的思维防止查出真实信息,所以我说的大部分话都是通假字信息矛盾。”受到质疑后其反问“那为什么现在不错字?”在之后的交谈中,张祥如表示“我有预言四年级我都知道恶俗wiki”并开始猜恶俗Wiki建立后的第一个词条,继而引发了全网规模最大的通假字钦点事故:逐个人物钦点并打错了至少一半人的名字。


正式认妈
数次要求删除词条无果后,张祥如突然改称要保留词条以满足他迫切出名的欲望,并宣布自己单方面入赘恶俗人士。因此,恶俗人士使用脚本与手动刷屏的张祥如对刷了整整三天。最终,不堪精神污染的张祥如为了盈利正式认蓝Q做妈,从此对外擅自以恶俗维基站长的狗儿子的身份自居。
需要强调的是,张祥如其母真实姓名为戴薇,而张祥如第一次用来特务的小号邮箱也包含了其母的姓名拼音,不愧是操妈狂魔。


南阳时间
张祥如表示要退网大概2周以让恶俗人士内部混乱,然而不到20小时他便登陆小号疯狂回归。故确定南阳特有时间单位为:1贝天=1.43小时。


无限硬汉

由于恶俗人士的借刀,张祥如认定叶惠隆为一切的幕后主使并加入叶乐群。在该群中张祥如受到众人使用辱骂机接力批斗,产生了更多的乐子:

随机扬言要人肉对方,然而人肉方式竟然是登陆恶俗维基搜索,似乎认为所有恶俗人士的名字都在上面。
随机发送其先前恶意篡改恶俗wiki维基时的截图。某恶俗人士指出“右键审查元素谁都能改”后,贝贝竟然以为调试工具能够修改服务端内容,疯狂篡改并兴奋地发给恶俗人士看,极度滑稽。
自称内存有8G,接着把Win10的系统信息截图内存处打上码贴了出来,然而该系统竟然还是32位。贝贝见露馅迅速改称这是虚拟机,但他的软件(包括只有一个主程序的电话轰炸机)全部以快捷方式的形式存在于桌面。贝贝技穷,反复咬定“那你说说为什么我可以用Win10”,似乎并不知道32位Win10的最低要求只需1G内存。

恶俗人士为张祥如制作了网络灵堂,张祥如决定继续硬汉,一边咬定不是自己一边给“连运”建了一堆连图片真名生日都没有的网络灵堂。过了一会儿,其突然疯狂道歉跪求撤销该灵堂。 张祥如似乎拜读完了S触的词条,把群名片改成“退群P”一直嚷嚷着要退群却又一直都在。后来恶俗人士贴出S触遗作,未己,张祥如神秘失踪。 时隔近一年后,2016年7月左右,张祥如因自以为爆破成功而进入淫梦吧大放黑屁,并爆出了更多硬汉言论:

“我的厚脸皮其实是恶俗人士逼出来的 等到我爆破了恶俗我就回归正常 我就不会再硬汉了 我就会回归虚无!!!”
“我张相如第一个支持 我先去发帖”——回复 知乎双线出道建议 时的说辞
“这不是很合情合理吗”——回复 利用恶俗找工作 时的说辞
“没有一个人能找到我 就算找到我也不一定认识我 因为我的长相变化极快 从我的照片上就可以看出来 基本1个月变一样”
“我已经有灵堂了 [2] 这是我自己建立的 为了代替张祥如” —— 为回避自己真名叫张祥如这一事实甚至给自己建了灵堂并以此为荣,厚颜无耻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东山再起
张祥如在叫嚣自己建站长达数个月后,终于通过其废物朋友在Wikia租到了一片创业孵化版并试图从恶俗wiki站导入流量。由于其皮囊维基内容过于晦涩难懂,盈利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由于内容过于缺乏,张祥如不惜违反Wikia规定,干脆把其亲朋好友的隐私信息全塞了进去。预测南阳即将发生史上规模最大的一现实版真人快打。
张祥如的皮囊wiki于2016年3月初被塔布莉斯投诉爆破。颜面扫地的张祥如见风使舵,迅速谎称是其为设计废物朋友而自行爆破。三个月内一直未能对恶俗wiki产生丝毫骚扰且完全不懂CSS的南阳市第一臭傻逼再度技穷,不得已选择投资互动百科。


拉帮结派
2016年4月20日,张祥如在批斗沉与耗事件中发言,希望能拉拢陈昱昊一起对抗恶俗wiki,被陈昱昊导师辱骂为智障并拒绝。由此看来,距离南阳小废物建立起贝贝亲妈屠杀大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无限续航

贝贝(确信) 贝贝(迫真)

·南阳弑妈废物已经丝毫没有正常人的意识了。
·在恶俗wiki修改CSS屏蔽部分界面元素后,张祥如彻底技穷,四处搜索音MAD群混入,第一句话就问是否有恶俗wiki的管理权。期间,张祥如甚至误以为李旻宸‎拥有编辑权,旋即与其狼贝为奸。
·张祥如意识到如果再不迅速扭转局势,其盈利过程必会面临严重的猥亵,故频繁在本词条(恶俗wiki)下无力地狂吠“恶俗wiki写的都是假的”等智障言论,欲盖弥彰。现在随便找个音骂德群都能轻易获取其生前的大量精品黑屁,而其QQ加群验证信息上也存在关于最近多次被其他群移除的警告,可见其至今仍然试图通过向根本不认识的人讨取编辑权以篡改掉本词条。
·当然恶俗wiki的意思绝对不是本词条的内容是完全准确的,没有任何这个意思,实际上恶俗wiki根本不关心本词条数据的准确度到底有多高。倒是至今为止只有南阳臭傻逼一人每天准时跑来质疑自己所做龌龊之事的记录,却又拿不出任何能够推翻记录的干货,建议他自行找他的狐朋狗友和婊子妈们确认,3q(谢谢)。
·张祥如认为自己表现艺术的方式更胜一筹,终于和小废物彻底裂变。单飞的张祥如新建了一整个排的QQ号反复加群,并重复着夹杂大量错字[7]且每隔三句一个“鸡鸡”等极度无力的儿童文学式辱骂。对于张祥如而言,一句剽窃来的垃圾话被加上一堆错别字构成的人名和起承转合以及各种连词,浪费100余字去表达20个字以内便可表达出来的意思,即可视作一句高阶垃圾话。成为一个甚至连用苍白的语言捍卫自己的婊子妈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的骚扰废物将是张祥如唯一的出路。
·2016年8月,张祥如收到了恶俗人士众筹给他邮寄的假鸡巴。由于黑屁成瘾,张祥如质问为何恶俗人士要给他寄“恶搞快递”后矢口否认,表示什么都没收到。可惜买方的签收通知暴露了真相,可以相信张祥如正在拿着这份来自阳间的独特礼物孝顺亲妈。


名列前茅
2016年7月7日起,张祥如为误导视听,将自己的试卷姓名一栏迫真篡改而贴出,其间甚至利用调试工具伪造成绩。然而弱智如他,不仅误发过真实成绩,也没码掉试卷上的学号和网站。网站机制又允许知道学号的家长随意绑定,很快其班级信息和试卷页面均于7月9日遭到算计裂变。

贝贝(便乘)

事实证明,曾无数次自称年级拔尖的张祥如考出来了十分浮夸的分数,字迹更是歪到连他亲妈都不认识。其中最恶俗的是,张祥如把瞎骂活用到了语文作文当中黑屁自己同学,并大赚23分。对于孩子考砸还要纵容其每天上网黑屁的废物家长,编辑在此表示强烈的谴责。
露馅后的张祥如再次试图栽赃编辑,失败后高速点击反复开启全群禁言,带来了年度最恶俗喜事。
试卷摘录:
[3]
[4]
而在此之前张祥如刚发布过一张全科满分的中考成绩图。尚不明确其是如何做到中考后立即重读初一参加期末考试的,个中内涵堪比叶惠隆的初三高考。

贝贝(名列前茅)

此后,张祥如创意抄袭绑定了其同学的学号,裂变其作文并贴出,试图证明在作文里使用瞎骂属于“集体的恶搞行为”并无过错。然而同样是黑屁自己同学,叶先生的作文明显比张祥如的字迹更好、素质更高、效果更草。同时不难看出,张祥如这个捞比已经把瞎骂和黑屁传染到了整个教室后排,残害了一堆本应尚存希望的后进废物。
开学以后,张祥如似乎果然遇到了一些不顺心的事情,每天打开电脑都会伪随机抽选恶俗人士,试图脸滚键盘疯狂散打输出。约1周后张祥如便从网际网路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被其班主任请去房顶晒太阳的可能性微存?


农村电脑黑客培训教材
2016年中旬,张祥如终于弄到了一个傻瓜一键CC工具尝试对本站DDoS。起初由于配套说明书丢失,张祥如尝试在所有的空格里填入本站域名,可惜效果不理想。后张祥如选择了其中最不需要大脑的功能,冒着电脑沦为肉鸡的风险对默认的80端口维持了数分钟的攻击,然而究竟是攻击成功还是Linode机房连接特有的不定时抽风尚待查明。可笑的是,智商怪兽张祥如根本就不知道DDoS到底是干什么的,竟产生了该手段能够干烂服务器数据的错觉,连资料都不查就跑进恶俗群大放黑屁。后本站于10分钟甚至9分钟内恢复连接,丝毫没有损失。
其后,张祥如每隔数日便不定时上线直播DDoS,然而每次仅持续不足2分钟其肉鸡库便被本站自动拉黑。坠毁后张祥如本人亦一瞬退群,完全如巡回表演一般输出乐子,颇为滑稽。

后本站于2016年7月3日由于内部原因导致了一系列更新事故,数据库锁死且表单损坏,直到7月7日对MySQL进行了恶俗式升级才得以解决。次日下午,后知后觉的的张祥如这才直播打开一款H.O.I.C,填错了本站的域名开启攻击并不断截图显摆。由于过于智障,张祥如竟认为软件关机也会自动运行,深夜便由于家庭原因关机睡觉。开机时间加起来一共不超过10小时的张祥如宣布本次故障是其24小时不间断爆破成功的铁证,并跑到知乎[8]、淫梦吧[9]等地疯狂送妈,宣称本站已被其穿越时空彻底干烂、数据全毁,对编辑者下了立刻道歉回归虚无的通牒,甚至开始幻想将此举作为光辉事迹以征战职场。张祥如随即招致数百余淫梦民的嗤笑辱骂,而拿不出任何干货的张祥如依然不知道DoS和DDoS手段根本不会伤及数据库这一中级电脑常识,竟给出了“如果不是我爆破的为什么CPU占用率那么多?为什么占用内存那么多?”这一极度滑稽的解释并附上了自机任务管理器截图。

可惜,恶俗wiki不仅毫无损失地重新上线,还顺便拿死妈废物们婊子妈的尸油给用户界面解锁了一套全新喷漆。而彻底技穷的张祥如气急败坏地开启全群禁言,试图疯狂复读自我催眠继续脑力爆破。
需要声明的是,恶俗wiki的数据库仅能由MediaWiki自身访问,且宕机期间机房并未产生过高于1.1Mbps的出站流量。严重怀疑天才小黑客的一键爆破工具是否受到了地转偏向力的奇妙影响不偏不倚正好打中自己婊子妈的黑逼。
后张祥如决定直接向服务供应商申请快删除,删和除,删一除。不幸的是,张祥如由于过于智障,直接使用南阳英语把黑屁邮件发到作为CDN中转的CloudFlare去了。由于南阳英语和欧美英语完全不是同一位面的东西,后者误认为投诉者受到了本站在物理层面上的霸凌,继而好心转发给Linode。可惜不管是Linode还是CloudFlare都丝毫不关心出道和黑屁,弄清缘由后直接无视并闭串。


[编辑] 贝贝联盟

敖朋友
百度ID为blu168a,小号_敖厂长__,SteamID为istudiocs,QQ641655657,真名陆靖凯,擅长高级计算机技术却不会解除家长控制以及在无光驱的条件下重装系统,只得发送带有自己真名的图片求助网友。由于对敖缘凤的爱慕之情,其在网上长期冒充敖缘凤,并被张祥如信以为真。张祥如的一切关系到黑客技术的装逼发言均由敖朋友提供语法支持,可惜敖朋友本人语言水平实在是有限,甚至在英语黑屁时爆出一句"well i found somethings maybe useful",然后被张祥如原封不动地抄过来。
敖朋友本人全程拒绝张祥如拉其进恶俗群帮忙的邀请,却授权张祥如原文引用他的爆破演讲,其中关系令人深思。
敖朋友坚称blu168a是敖朋友的朋友,其自己的ID为_敖厂长__,且提供了一个不存在的SteamID。然而在贴吧里,敖朋友和敖朋友的朋友使用完全一致的QQ号与QQ邮箱。
敖朋友于2015年10月22日夜被特务强制进组,然而在整个批斗环节中一言不发,第二天闷声脱离。
敖朋友所不知道的是,贝贝为了自保甚至参与到恶俗人士辱骂自己的行为当中。


神秘人
张祥如第二次叫来的神秘人跟他根本就不认识。由于被张祥如不断私聊骚扰胁迫她担当自己的短剑牌,最终出于对受虐儿童的同情或者其他原因接受请求。后经内部交流认清贝贝为了自保无所不用其极的邪恶本质,道歉并主动退出同时移除贝贝。
由此可见,张祥如已彻底沦为一副皮囊,即使见到不认识的人也会装委屈强行诉说,说到对方不堪骚扰转化成短剑牌替他挡枪为止。


女装孙子
贝贝第三次请来了手机号为13165021206的废物朋友。可知其姓名拼音为liutianze。该废物极度痴迷于一部育儿向台剧,建有一个邪教群并在群资料内打上了退群死全家的诅咒,成功坑害贝贝并导致二人数次反目成仇,然而每次都以张祥如的废物值有更高权重而和解。
废物短暂加群并宣布要“使用脚本”,然后打出了一堆明显由手打而成(包括手滑按到1)的刷屏内容,旋即高速退群。
张祥如通过小废物的渠道弄到一VPS的试用,小废物自称是“显卡有点不行”的神级服务器,并扬言要24小时托管H.O.I.C以“彻底干烂”恶俗wiki服务器所在的“垃圾”linode机房。然而废物就是废物,竟然会直接使用邮箱名作为管理员账户密码,被迅速破解登陆并获取系统配置。对于1G内存低压U还要跑64位WinServer而非Linux的智障行为,恶俗wiki管理员表示不懂。
小废物宣布制作终极盗号器,不惜花上几十个轮回以穷举管理员账号密码。然而通过技术人士窥屏,除了看到小废物硬盘里存有数千兆女装孙子美图以外,还发现所谓的盗号器不过是用易语言做了一个UI,实际功能为自动调用iexplorer打开恶俗wiki的登录页面,手动输入用户名密码点击登陆尝试穷举,弱智程度令人诧异。经管理员提醒为何所谓穷举连字典都不用,小废物立即创建了字典.txt,然而内容更加滑稽:
恶俗wiki实装标题黑名单后,小废物技穷,疯狂百度搜索“WebShell密码暴力破解”、“远程桌面强行登陆”、“破解网页密码”、“网页源码小偷”、“IP攻击器”、“网上邻居漏洞”等。详见泽泽键盘记录节选。后女装孙子突然扬言要拨打911由FBI从美国本土取缔恶俗wiki,原因是其智障到把CloudFlare的反向代理服务器IP视为了本站实际IP。恶俗wiki管理员一致认为,作为一个连Web前后端入门知识都理解不能还整天四处放你五香麻辣妈的信息技术黑屁且脑壳里塞满了女装孙子的死妈废物,LTZ女士不如早日锁定南阳死妈人尿道一键转生破蛹而出疯狂马眼交易趁早了却跨省崩锅的心愿。


老虎贝贝
11月2日突发事件:张祥如第四次使用自己的小号2019293296加群并自称是“张相如的同学”。由于很久以前张祥如放黑屁时展示过该小号,恶俗人士认定其就是张祥如,其最终发送了“猫里奥王中王”名称呈绿色状态(即大号QQ为焦点进程)的对话截图,跟叶惠隆双开坠毁的方式一模一样。张祥如见坠毁一瞬切换硬汉疯狂黑屁,然而被管理员通过其进群请求前的一系列对话瞬间打脸,并于开启学前班垃圾话模式前禁言。
此后,张祥如开通新账号单独饰演其小姑和其野爹加群,因迅速遭到禁言而未能盈利。


徐逸
2016年2月22日,开学在即,把沉重的作业全盘丢给自己婊子妈的张祥如短暂复活,冒充徐逸加群并企图恐吓恶俗人士。可惜效果不是十分理想,不到5分钟张祥如便又开始手动刷屏,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再度逝去。可怜的张祥如,愿你地狱里的同学们不会跟某个南阳臭傻逼一样一天到晚故意叫错你的名字


叶峻硕
叶峻硕即该黑屁美文的作者,手机号为15517700679。其在被张祥如拉来当短剑牌后十分KY地索要权限并发布了一系列智障表情。后被移除并再次加群,不停复读同一句垃圾话刷屏,甚至还连用数个“没有”回复恶俗人士的高阶垃圾话。最终失势的他宣布“张祥如他们一定会替我干烂你们的”,并再次回归虚无。而他并不知道,他的美照和学号均被张祥如面向恶俗人士发布以当短剑牌使用。


王瑞雅
张祥如冒充其同班马子王瑞雅进入恶俗群变性互动。当恶俗人士要求其提供语音时,张祥如甚至不知道去使用手机端自带的变声功能,而是捏着嗓子录下一句“我不是张祥如”后丢进Vegas把音调拉到比他婊子妈的潮吹声还高再上传。面对众人的哄笑声,变性人表示“我再发一个语音证明我不是张祥如”,然后弱智地丢出了Vegas的属性截图证明自己“没变调”。最终张祥如未能盈利,按计划死亡。


[编辑] 评价

张祥如完美诠释了义务教育阶段初中生该有的素质:
·童言无忌,黑屁想放就放,黑白随意颠倒,无需遵循基本法;
·年少轻狂,直到成年以前都不用对自己做出的任何龌龊事情负任何责任;
·初犯可恕,即使偷盗他人的东西也理应被原谅,同时享有辱骂受害者的权利;
·死缠烂打,作为没有任何本领的未成年人,骚扰与欺骗是其仅剩的自保途径;
·沽名钓誉,为了自己可怜的虚荣心,哪怕是自己的亲妈都会毫不犹豫地出卖;
·好汉饶命,该认怂时一定要怂得果断;
·厚颜无耻,反正可以选择性失明或者自删,大可厚着脸皮宣布自己从未低过头,骚扰永动机。
个人工具